Archive by category 研究快递

李培林:我研究“村落终结”的方法

李培林:我研究“村落终结”的方法

中国正在发生村落的巨变。从1985年到2001年,在这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村落的个数,由于城镇化和村庄兼并等原因,从940617个,锐减到709257个。仅2001年一年,中国那些延续了数千年的村落,就减少了25458个,平均每天减少约70个。人们原来以为,村落的终结与农民的终结是同一个过程,就是非农化、工业化或户籍制度的变更过程,但在现实中,村落作为一种生活制度和社会关系网络,其终结过程要比作为职业身份的农民更加延迟和艰难,城市化并非仅仅是工业化的伴随曲,它展现出自身不同于工业化的发展轨迹。…
Read more 阅读全文

Read More

肖巍:市场化不足是中国贫富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

市场化不足而不是过度至今还是中国贫富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政府行为既有“越位”、“错位”问题,又有“缺位”和“不到位”问题,前者妨碍了市场机制对资源进行配置的效率,后者则弱化了政府“有形之手”的调节作用。市场经济充分发展、市场规则不断完善,将“倒逼”权力为本的社会结构转型。…
Read more 阅读全文

Read More

桂华:富人治村的困境与政治后果

桂华:富人治村的困境与政治后果

一般来说,有两种性质的富人治村,第一种是当政的村干部因控制村庄政治而“致富”,使得当前村庄治理变成富人治村;第二种是已经富有的村民主导了村庄政治。第一种性质的富人治村多是发生在村内资源丰富的地区,比如矿区农村或者是土地价值较高的城郊村,在这类村庄中,村干部通过治村而捞取个人好处,治村是手段,个人致富是目的;而第二种性质的富人治村是新世纪以来,尤其是税费改革之后,随着基层治理任务与治理环境变化而发生的现象。第二种性质的富人治村多是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东部农村经济水平高,村庄内部的经济社会分化程度较高,在国家治理转型的背景下,富人被基层政府与农民共同推上村庄政治前台。很明显,第一种性质的富人治村是基层治理权力被私人滥用的结果,这当然是不合法的,需要通过加强对村级组织权力监控,并推进村级治理的民主化来杜绝这类现象,这种性质的富人治村不是笔者所要讨论的对象。第二类性质的“富人治理”,作为一种基层治理模式,能否实现良好的治理面貌,以及对基层的政治民主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则是本文所要重点讨论的问题。…
Read more 阅读全文

Read More

陈硕:市场转型与腐败治理

陈硕:市场转型与腐败治理

大家好,我来讲一个市场转型与腐败治理的问题。这是张老师的命题讲座,我也从事一些非常初步的研究。希望借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得到大家的反馈和意见。我觉得腐败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研究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它结合了政策含义及学术价值,同时也能很好的兼顾了个人价值。…
Read more 阅读全文

Read More

伊万·塞勒尼:中国体制的性质和福利国家的形成——评黄宗智《国营公司与中国发展经验:“国家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伊万·塞勒尼:中国体制的性质和福利国家的形成——评黄宗智《国营公司与中国发展经验:“国家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内容提要】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驱动力是当下激烈学术论辩的话题。一些学者强调私有企业的创业精神;另一些则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及公共经济部门。本文认为,第一个十年中国的改革是由企业家创业引领,20世纪80年代的转型是由底层“自下而上”推动的,自90年代以来的变化则是由国家“自上而下”主导的。通过对公司制企业的私有化和市场化,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的收入增加了,但是这些收入的来源是公共经济部门与国家之间的特权关系,因此,国有企业实际上获取的是租金,而不是利润。“重庆模式”用部分的这种租金来提供社会福利并取得很大的成功,但是在市场经济中一个可持续的福利制度应该建立在征自市场收入和利润的税收之上,而不是依赖国有企业的租金。…
Read more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age 1 of 212